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春申君黄歇竟死于荒唐的借种生子

2018-10-12 23:05:45
春申君黄歇竟死于荒唐的借种生子

  作为战国四公子之一的春申君黄歇,最后却毁于肖小之手,不能不令人扼腕叹息。作者通过对楚国宫中乱权这一史实的展开,借以揭示出战国时期诸侯各国弊乱纷呈的历史现实……

  战国末期,随着秦国的日渐强大和对其他诸侯国的不断蚕食,一些诸侯国贵族为挽救本国灭亡的命运,开始竭力招揽人才。他们礼贤下士,广招宾客,使养“士”之风盛行。魏之信陵君魏无忌、齐之孟尝君田文、赵之平原君赵胜和楚之春申君黄歇是这批人中的代表人物,被后人称为“战国四君子”。

  我们今天要认识的,是活的伟大,死的窝囊的春申君黄歇。

  黄歇是四公子中唯一非出身王室之人。早年,他追随楚顷襄王,干了两件大事。一是当秦国联合韩国和魏国,准备征伐楚国时,黄歇奉命使秦,凭借三寸不烂之舌说服秦王罢兵,使楚国免于一场滔天大祸。但是,黄歇和太子芈完也入秦为质。二是黄歇和芈完在秦国当了9年人质后,楚顷襄王病重。黄歇请求秦相范雎放芈完回国,没有成功。于是,黄歇设计,使芈完逃归楚国,而自己留下,谢罪求死。幸运的是,秦王并没有降罪,而是“谴黄歇”,使黄歇得以归国。正是因为这件大功,芈完即位后,“以黄歇为相,封春申君。”自此,黄歇相楚二十五年,荣宠不衰。

  荣宠归荣宠,黄歇也不是没有烦心事。最闹心的就是国无储君--芈完国君当了20年,竟然没生下一个儿子。这也真怪了,芈完贵为国王,后宫佳丽无数。而且,这芈完还是典型的妇女之友,对佳丽们无比体贴,疼爱有加,从不让他们独守空房。可虽然御女无数,却楞是只开花不结果,一个带把的蛋都没有生下,膝下仍然孤零零一子也无。

  渐渐地,黄歇有点坐不住了:这老芈完身子骨可不怎么样,万一哪一天翘了辫子,小芈完还是液体,即位的一定是芈完的兄弟,自己这相位可就悬了。黄歇立即行动,四处寻找面容姣好,丰乳肥臀的“宜子者”一个个不断地送进宫中。然而,无论怎么折腾,老芈完的努力依然如石沉大海,泛不起一点涟漪。

  就在黄歇被小芈完的姗姗迟都不来急得没头苍蝇一样抓耳挠腮四处乱窜之时,远在赵国的一个小人物精心设计的一张大网已经编织完毕,兜头向黄歇撒了过来。

  这个小人物叫做李园,一个其貌不扬扔进人堆里就再也找不到的平头百姓。然而,人不可貌相,奸猾不论出身,虽然表面上毫无出众之处,但这李园,却是个心思缜密,奸诈异常之人。要不然远在赵国,怎么会有那么长的鼻子释放出极其敏锐的嗅觉,一下子就捕捉到了这件事中蕴藏的巨大机会。而且,更加重要更加凑巧的是,李园恰好有一个如花似玉,且同样心思缜密奸诈异常的妹妹。

  其实,李园早就知道劳模芈完辛勤耕耘多年却一无所获,正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也早就想把妹妹献给芈完,因为一旦生下个儿子,那就是太子,将来就是国王,而自己,岂不就是国王的舅舅?岂不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可奸诈如李园,毕竟不是个二百五的二杆子莽撞人。他知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道理。这芈完始终生不出儿子,一定是种子有问题。如果就这么把妹妹送进去,以妹妹的妖娆风情,得宠是一定的。但那老棒子万一哪天蹬了腿,妹妹却还没有生出儿子,不就鸡飞蛋打了吗?那怎么办?放弃?

  放弃?这可不是李园的性格。放弃,那等于是在侮辱李园的智商。经过一番思量,李老兄成竹在胸,“竹子”就是--借种。于是,一场连环大戏,开演了。

  李园先是如此这般,混入黄歇府中,成为宾客;又如此那般,取得黄歇信任,成为心腹。很快,李园请假,回国探亲。这是人之常情,黄歇自然批准。可李园竟然延误了归期,而且延误了不少天。黄歇询问原因,李园装作委屈地回答:“相国有所不知,小人有个妹妹,颇有姿色。不知为何,被齐王所知,派人欲礼聘我妹妹入宫为妃。因与使官周旋,致使延误归期,望相国见谅。”

  就这样,一根肉呼呼的大骨头扔了出去。色中饿鬼黄歇马上纵身扑上,一口把骨头叼在口冷冻离心机中:“令妹可已经受聘?”

  “婚姻大事,岂能莽撞,还没有。”

  “确实应该谨慎。可否请来,让我一见?以便共商对策。”

  李园一见黄歇上钩,只回答了一个字:“可!”

  毫无悬念地,黄歇成了李园妹妹的裙下之臣。美人在怀,老黄歇使出浑身解数,取悦美娇娘,全力奉献自己的老迈骨髓。当然,也捎带奉献出了李园兄妹最需要的--种子。

  也别说,黄歇就是比芈完男人些,没多久,李园妹妹如愿珠胎暗结。借种成功,李园喜出望外之际不失冷静,立即布置妹妹实施下一步计划。

  于是,某个春光迤逦的夜晚,李园妹妹和黄歇巫山云雨如醉如痴之后,这枕边风可就吹上了:“大王信任你,即使是亲兄弟也不过如此。但是,大王没有子嗣,一旦驾崩,必立其兄弟为王。你在楚国为相已经二十多年,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新王登基,必用新人,到时候,你不仅相位不保,生命都有威胁呀!”

  黄歇轻叹一口气:“此中种种,我岂不知。但那老笨蛋自己无能,总不能生儿子的事情也要我来帮忙吧!”

  李园妹妹一听心花怒放,正不知如何引向正题,这老家伙倒真是配合,自己说出来了。“贱妾倒有一个主意,只是,不好意思说出口。”

  黄歇立刻象饥饿多时的恶狗看到了肉包子,黑暗中摸索多时竟然摸到了电棒一样,呼地一下坐了起来:“有什么办法,你尽管说。”

  李园妹妹假装扭捏一番后下定决心状,可就说出来了:“今妾自知有身矣,而人莫知。妾幸君未久,诚以君之重而进妾于楚王,王必幸妾;妾赖天有子男,则是君之子为王也,楚国尽可得,孰与身临不测之罪呼?”

  这可太不要脸了!无耻得真是无以复加,直接超过人类的想象!可黄歇,竟然接受了,暗想:“多么好的计策呀,不仅帮了出生入死的老哥们的大忙,还消除了自己的后顾之忧,简直是一举两得的盖世奇计呀。”至于李园的妹妹吗,虽然也有点舍不得,但女人如衣服,脱了这件,还有很多件呢。保住自己的相位,才是最重要的。

  第二天一大早,在做完最后一遍晨间广播体操后,黄歇就把李园妹妹送到一个安全之处,保护起来。接下来,他入宫觐见芈完,如此这般,把李园妹妹隆重推出。很快,李园妹妹入宫、得宠、怀孕、生子。芈完兴奋异常--谁说我考列王只是半个男人,这回,你们傻眼了吧。很快昭告天下,立男孩为太子。母以子贵,李园妹妹自然成为王后。李园作为皇亲国戚,也得到重用,成为朝中新贵。

  李园的计划成功了,可仅仅只是成功了三分之二,因为李园制定的,是“连环计”。颇具讽刺意味的是,最后一环,是黄歇。

  李园虽然已是新贵,在朝中一呼百应,但对黄歇,依然是毕恭毕敬,唯命是从,和从前那个猥琐懦弱的门客,没有什么两样。这让黄歇大为满意,大为熨帖,同时,也放松了警惕。对那些提醒自己小心李园的人,也不屑一顾。

  黄歇的心是放下了,可李园的心,从来都提的高高。自己虽然已经成了皇亲,将来还要成为“国之舅”,掌握更大的权柄,甚至,取黄歇而代之。可这一切,都源于妹妹生下的那个野孩子。但是此事,却仍然有个巨大的死穴--黄歇。万一哪天黄歇脑袋被驴踢了,说出真相,那就不仅仅是现在的一切灰飞烟灭,自己的九族,也必定不保。所以,黄歇必须要死,必须!

  于是,李园一方面继续装孙子,以稳住黄歇;一方面,暗地里豢养死士,等待机会,给黄歇雷霆一击。对这件事情,国内很多人都看了出来,只有黄歇自己懵然不知。

  李园妹妹自然也不会闲着。这老芈大家金鼎府完本来就和黄歇一样,是个色中饿鬼,自从得到李园妹妹后,宣淫起来就更加没了节制。李园妹妹初知人间竟然有如此神奇而美妙之事,再加上还身负让芈完早死的使命,自然使出《素女经》上的所有招数,拼命压榨芈完。芈完求欢,她自然竭力配合;芈完不支,她便不停地挑逗、刺激,帮助芈完和她交欢。本来就老态毕现的老家伙芈完,哪禁得住李园妹妹这把伐性之斧的日夜砍伐呀?很快,芈完就精尽卧床,向着奈何桥大步前进了。

  公元前238年,黄歇相秦第二十五年,芈完一病不起。这个时候,黄歇府中有个叫朱英的门客对他说:“世有无望之福,亦有无望之祸。君相楚二十余年,此谓无妄之福;李园养死士日久,将杀君灭口,此谓无妄之祸。”劝黄歇先下手为强,除掉李园。可怜黄歇当断不断,居然还天真地以为李园不过是一个性格懦弱之人,又一直得到自己的善待,绝不会对自己不利。

  世人皆醒我独醉,黄歇真是个“该死的”人才。

  17天后,老芈完牡丹花下死,西游做他的风流鬼去了。李园抢先入宫,在棘门埋下死士。黄歇入宫,经过棘门,李园死士一哄而起杀死黄歇,斩下头颅扔出城墙之外。黄歇全家,也都被屠戮殆尽。

  呜呼,春申君一世英雄,如太史公所云:“何其智明也”,但夫妻离婚孩子监护权却因为一次荒唐的“借种生子”,而死于竖子之手,并惨遭灭族。真应了那句古话:“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