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老聂携子敬酒日本棋手请客吃饭也不邀韩国棋

2018-10-31 14:40:42

老聂携子敬酒日本棋手 请客吃饭也不邀韩国棋手

特派 张晓露发自泰州

聂卫平孔令文父子做客电视节目

第九届春兰杯世界职业围棋锦标赛正在江苏泰州举行,24位世界棋坛高手同场竞技,但并没有比赛任务的聂卫平和孔令文父子却同样吸引着棋迷的视线。不久前,北京电视台某频道节目《北京客》就特邀孔令文连续做了四期专题节目,前两期邀请孔令文和聂卫平对话,后两期则是安排孔令文和母亲孔祥明聊天……连续四天的播出,更是让这种赛场外的关注升温。

“前几年和骢骢见面的机会少,几乎一年也就能见上一两次,现在他经常担任日本代表团团长,而且还常组织日本年轻棋手来中国交流,我们见面机会不是一般的多,简直有点太多了……”大大咧咧的聂卫平说到儿子,忍不出露出了温馨的笑容,而且迄今为止他还是坚持称呼孔令文的小名,那是来自聂卫平和孔祥明离婚前儿子的原名聂云骢。而孔令文谈到父亲的话题也不像以前那么拘谨了,甚至毫不掩饰自己对父亲的关心,“挺担心他的身体情况,这个年纪很多方面要注意,可是谁又能管住他呢?”来往多了,孔令文和聂卫平后两任妻子生下的孩子之间的感情也不错,“现在青青(聂卫平和第二任妻子王静之子聂云青)在国外求学,见面机会少,但只要去北京,和爸爸吃饭一定会把菲菲(聂卫平和现任妻子兰娅莉之女聂云菲)带上。”聂卫平不失得意地评价:“他们兄妹之间的感情非常好,这点我特别欣慰。”

因为儿子的关系,本来借助力克日本超级棋手成名的聂卫平,现在对日本棋界的感情非常好,经常请来北京比赛的日本棋手吃饭,“完全是因为骢骢,像韩国棋手我从来不请。”果然,春兰杯开幕晚宴,聂卫平叫上孔令文去给日本棋手敬酒,顺带着同桌的中国台湾棋手陈诗渊、俄罗斯棋手萨沙也“沾光”,但对一桌之隔的韩国棋手,老聂转头就走,完全熟视无睹。

对话: 老聂酸楚 小孔无恨

话题:爸爸和儿子之间的沟通常会存在偏差,你们有何特殊体会?

聂卫平:从小我就比较纵容他,小时候他挨他妈妈打的时候,我总护着他。只有一次打过他,那次在密云黑龙潭,他淘气,我一看那下面就是飞流三千尺了,急了,冲到他前面一脚把他踢了回来……他走了之后才觉得以前管得太少了,也觉得自己不是个称职的父亲。这么想偶尔会有酸楚的感觉,但天天这么想人肯定就颓废了,我还是个很阳光的人。

孔令文:小的时候去日本也觉得自己很委屈,所以对父亲也有意见。在日本长大的过程当中,我母亲尽了她的努力。再加上那时也有媒体挑一些事,心里会有些埋怨……那是以小孩的视角来看的,现在已经没有这种恨的感觉了。

话题:聂老取得了很大成就,孔令文有没有想超过父亲?

聂卫平:孔令文如果不去日本,可能中国就是他。他很小的时候我就请业余高手,就是现在的中国棋院院长刘思明陪他下,这是院长级别“陪练”啊!后来他不在国内,我没法做到言传身教。再加上现在他是中日交流的特命棋手,专注力差了。

孔令文:小时候总想在围棋上战胜他,为我母亲出口气。不过后来下了棋才知道他的高度不是很容易能够达到的。

话题:你们之间有机会对弈吗?对弈时孔令文会紧张吗?

孔令文:我是进了初段之后和他下棋的机会才多一些,前面几年百分之百没赢过他,后来终于有一次赢了他。当时我很激动,因为没时间记谱,所以当时还把棋盘用拍了照,留作纪念。

聂卫平:我一直希望真正能超过我赢我的人是他,但很可惜他还没有真正超过我,那盘棋就算是偷袭成功吧,至少也是两年前的事情了。他现在和我下还是有差距。双方很认真地下一盘,我不出昏招的话,他很难赢我。

话题:在作为职业棋手的成长过程中,孔令文有没有求教过父亲?

孔令文:一次我要和小林光一老师下很重要的比赛,想到父亲以前和他下过很多激烈的比赛,赛前打问他。但他也没怎么说,就说你该怎么下就怎么下就行。

聂卫平:围棋是千变万化的,没有同局,变化无穷。如果把对手当成偶像,那怎么下都赢不了。一定得发挥出自己的水平,别把他当成小林光一!记得当时我在成都吃四川火锅,他打告诉我赢了,我特别高兴。当时还有好多四川媒体看着我打那,后来这事被四川媒体好一通报道。我也连干了好几杯。

盐酸
投资理财产品有哪些
电动观光车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